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韩国旅行保险 >

奧巴馬連任美國總統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2-06-21 点击数:

  美國大選投票日的計票工作截至當地時間6日晚幾近完成。最新結果顯示,奧巴馬目前獲得274張選票,擊敗對手羅姆尼,連任總統已成定局。在幾個重大搖擺州中,奧巴馬獲得密歇根、賓夕法尼亞、新罕布希爾、威斯康辛等州的選票,而羅姆尼獲得北卡羅來納州等州的選票。最新結果顯示,奧巴馬獲得274張選票,羅姆尼獲得203張。

  美國大選投票日的計票工作截至當地時間6日晚幾近完成。最新結果顯示,奧巴馬目前獲得274張選票,擊敗對手羅姆尼,連任總統已成定局。在幾個重大搖擺州中,奧巴馬獲得密歇根、賓夕法尼亞、新罕布希爾、威斯康辛等州的選票,而羅姆尼獲得北卡羅來納州等州的選票。最新結果顯示,奧巴馬獲得274張選票,羅姆尼獲得203張。

  外交既講理性又講感性,雙邊關係既有實質又有氣氛。從今年國內輿論對待希拉裏的態度看,中美關係的“生態環境”顯得比較脆弱,希望美國新國務卿走馬上任,能給兩國多帶來些和諧的成分。

  美國的財政懸崖問題,向人類表明的是,所有正在爬向懸崖和越爬越高的國家,都要也應該管住政府開支和央行的貨幣發行。

  美國“重返亞太”實際上是要遏制中國崛起和提升在亞太地區影響力。對此,世界各國幾乎沒有相反的意見。奧巴馬為解決“財政懸崖”、經濟蕭條和失業率等國內問題,將更加積極地進軍亞洲,加速封鎖中國戰略,這預示著中美之間不僅在政治和外交,而且在經濟和資源開發、軍事領域方面都會發生“全方位衝突...

  奧巴馬總統連任後,應會循例派遣高官前往北京,尋求與中國改善關係,緩和過去數年雙方緊繃的形勢。中國也應以戰略機遇期為重,審慎對應,畢竟國際關係就是利益交換的關係。

  即使美國兩黨最終無法達成協定,天也不會塌下來。相反,經過短期的劇烈震蕩,美元很可能還會上漲。因為在美元匯率大幅下滑的時候,美國債券的收益率會上升,美國政府的融資成本也會上升。這是雙刃劍。

  持平而言,過去四年,奧巴馬治下的美國外交大大緩和了布希任內美國與全球的緊張關係,但這也在國內遇到政治壓力,認為美國領導力不夠,外交戰略思路不清晰,弱化了美國全球地位。因此,可以預見的是,贏得“又四年”的奧巴馬很可能在外交上“加力”,在一些國際熱點和關乎美國全球戰略的領域尋求實質...

  一般來説,美國總統在第二任期內擺脫了競選壓力,往往會選擇在外交上有所建樹。況且,奧巴馬面臨分裂的國會,推進國內議程多有羈絆,他更有可能將較多精力轉而放到外交上。

  今年的大選卻表明,美國不再是中間偏右的國家,已轉到中間偏“左”位置。雖然,今年大選的調查顯示,仍然是保守派(35%)多於自由派(25%),但事實上,那40%的中間派裏有許多是自由派,只是他們自稱中間派。

  歷史上總是“變卦”的總統對美國利益保護得最好。不斷變化的世界給了他們一次又一次施展才華的機會。相反,那些不愛“變卦”的總統卻時不時給美國帶來打擊,比如肯尼迪和約翰遜,不顧日漸惡化的形式不斷增加對南越的支援,最後發現那是一場贏不了的戰爭。

  就中美關係而言,雙方將繼續深層全方位互動。如奧巴馬在此前總統競選第三輪辯論中所直言的,中國在相應條件下,具有“夥伴”和“對手”雙層關係。從此番表態折射美國對話政策方向,簡單説,中美未來關係,好不易,壞不利,錯綜環境下的良性競爭狀態,將是雙方對相互關係的基本預期。而根本而言,這...

  金融與經濟的懸空悖論還會繼續,均以走入迷宮。走出迷宮的迷津在全球央行“統一”行動上,至少全球主要央行,是繼續“動物精神”發作還是人類理性精神能佔上風?

  不論誰出任美國下任總統,中國加快匯率制度改革都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與匯率操縱國指責無關。 “兩個新凡是”已經表明:凡是公民能自決的,政府都要退出;凡是市場能夠調節的,政府都要退出。不是沒有時間表而是沒有時間了。

  奧巴馬當選連任成功了,亟待克服類似這樣的一些美國毛病,大有必要,以免傷害發展中國家,失掉和平友好、合作共贏的機會。歷來是和氣生財,公道取信。如果不將別國放在眼裏,今天挑剔,明天封堵,後天攪局,那麼,美國也不會有好日子過。

  政治不是神話,選舉不是神意。從世界歷史的維度看,人類的政治文明都在不斷走向民主。選舉作為民主的實現方法,在世界範圍內不斷推廣,並從形式逐漸走向實質,並烙上不同地區民族的文化烙印。由此可見,美國選舉有著其歷史必然性,有著美國自己的社會特點。

  對中國來説,為了保護中美關係,需要更勇敢、更有智慧地進行國際博弈,把問題想得嚴峻一些,這與我們更積極的努力並不矛盾。當然,從積極的角度看,中美之間還是有很大的合作空間,並且這種合作的深化對美國經濟復蘇非常有益。以新能源為例,雙方其實有極大的合作餘地,並且中國巨大的市場需求將會給...

  當務之急,中國必須採取優惠政策穩定傳統製造業,並且盡可能長久保留。同時,政府主導、企業參與、全民投入發展先進製造業。也就是説,要在保留傳統優勢産業的基礎上力求創新,如此方能有對決的勝算。

  選舉作為民主的實現方法,在世界範圍內不斷推廣,並從形式逐漸走向實質,並烙上不同地區民族的文化烙印。由此可見,美國選舉有著其歷史必然性,有著美國自己的社會特點。選舉的民主已不是美國專利。而模式化使得美國選舉成為照本宣科的戲劇,最終的結果,也只是為了繼續美國的霸主之夢。

  與第二任期的奧巴馬打交道,就要同這個時期的美國社會心態打交道。中國還沒有從對美的弱勢心態中走出來,但或許我們要強逼自己在心理上拔拔高,建立對美國疑華防華的一定大度。

  奧巴馬連任後的國內工作重點只能集中在振興美國經濟上。經濟的振興靠閉關鎖國和歧視性貿易政策、技術壟斷是不可很實現的,只有加強國際合作才能共贏。如何深化與我國合作,尋求共同利益互惠是兩國必須面對的問題,因此,美國對華亦敵亦友的政策不會改變。

  羅姆尼的“小政府”與奧巴馬的“大政府”,本身沒有對錯,但要看在什麼時候合適。

  今年的美國總統大選,經濟議題成為貫穿全程的主要關切。由於美國經濟增長乏力,失業率居高不下,因此如何保持美國經濟復蘇的勢頭成為最大的討論熱點,兩名候選人也先後拋出了不少承諾。在大選喧囂過去之後,當選者要面臨的仍然是嚴峻的現實。

  在奧巴馬奪魁的消息公佈後,交易中的美元匯率迅速下滑,黃金等資産則隨之走高。其中,現貨金觸及每盎司1724美元上方的一週高位。

  在2012年11月7日剛剛結束的美國大選投票中,現任總統奧巴馬擊敗共和黨候選人羅姆尼,有驚無險地連任成功。

  有輿論指出,奧巴馬將面臨五大任務:一是全力避免“財政懸崖”發生;二是與掌控國會的共和黨人就重大政策進行談判;三是推出稅收改革方案;四是在氣候變化問題上有所建樹;五是調整中東政策。毫無疑問,避免“財政懸崖”是奧巴馬優先處理的問題,而解決這一問題必須首先同國會的共和黨領袖達成妥協。

  當金錢至上,民主就會被排斥,選舉就成了富人的遊戲。本次選舉的調查就表明,普通選民的小額捐款所佔比重在減少,匿名富有者的捐款比重在上升。德國《世界報》網站的文章據此認為,“富有的捐款者可以無止境地對政治進程施加更強有力的影響”。

  奧巴馬獲得連任後,還需要儘快修復白宮與華爾街之間的緊張關係。2010年奧巴馬簽署的《多德—弗蘭克法案》開啟了美國金融改革的大幕,但是金融改革是一項艱巨的任務。

  走到今天,中國下一步的成功很可能更多取決於我們的心胸。在奧巴馬連任美國總統的時刻我們提醒自己對美國的包容,這是否本身就構成了“傲慢”?

  改革開放取得了為世人矚目的成就,我國的國際地位有了前所未有的提升;現在,我們更有尊嚴,也更加自信的面對各種機遇和挑戰。我們的政治體制改革仍將推進,雖然學習和吸收別國的經驗和教訓是必不可少的,而自己的道路關鍵還得是自己去走好。

  政治不是神話,選舉不是神意。從世界歷史的維度看,人類的政治文明都在不斷走向民主。選舉作為民主的實現方法,在世界範圍內不斷推廣,並從形式逐漸走向實質,並烙上不同地區民族的文化烙印。

  中美都處在領導層換屆更替的重要時刻。在這個時候,兩國都在呼喚具有遠見卓識的新一代政治家能從人類和世界的持久繁榮和穩定出發,深刻把握本國和世界的共同發展規律,妥善平衡內外各種因素,謀取積極進取的良好前景。

  國與國關係,包括各國與美國之間,實用主義是最簡單、最便捷選擇。對奧氏連任和羅氏落敗,各國政府與這兩名當事人相似,少有興奮、多有漠然。

  任期,真正考驗奧巴馬的,依然會是令其愁苦不堪的“錢”。在當地6日舉行的美國大選中,現任總統、民主黨候選人奧巴馬擊敗共和黨挑戰者羅姆尼,成功連任。與好戰、猜忌的共和黨人相比,防務與外交政策理應為奧巴馬政府留出一些省錢的空間。

  第一任期內奧巴馬所面對的兩大難題——經濟和就業,尤其是迫在眉睫的“財政懸崖”,將仍是橫亙在奧巴馬第二任期的最大難關。當務之急,自然是增收節支,而這需要共和黨的合作,如何説服剛剛敗選的共和黨和自己共度難關,將是一個極大的挑戰。

  看了這個數據你就會明白,美國為什麼會取消與日本原定的奪島軍演,美國的態度很明確,除了穩定還是穩定。亞太地區需要的是和平和繁榮,這既不是為了中國,也不是為了日本,而是為了美國。就是那句話:中國是美國的希望。如此便好。

  除了反恐和安全議題外,美國在伊朗問題、中東夥伴關係、處理大國關係、與中國、俄羅斯等新興國家關係方面,都面臨著一系列的考驗。這一系列的挑戰讓美國在外交方面的戰略面臨調整。紐約大學政治學教授布魯斯瓊斯表示,美國正處在一個變化的世界中。

  不管誰當選,都需要解決美國經濟增長緩慢的問題,還要應對歐洲債務危機的溢出效應。另外,新總統當選後,伯南克的去向會如何?如果奧巴馬贏了,伯南克或許還會按照計劃幹到2014年然後隱退,但如果羅姆尼贏了,那可能會提前退休。誰又會成為伯南克的繼任?鷹派還是鴿派?這些都是變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