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免签政策 >

卢广:我就是个苦行僧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2-06-18 点击数:

  卢广:乌海改变了很多。就是内蒙古的乌海市,以前污染很严重,那里改变了很多。20吨以下的浇灌厂都被关闭,全部拆掉了。像一些小高炉、小炼铁厂都关闭了。

  卢广:对,有直接关系,我们一直在拍,一直在批评。他们把村民抓起来去看,老是问村民“照片谁拍的?什么名字?电话号码多少?”村民都保护我们,什么名字,不知道,电话号码,不知道,他来过几次,经常来。我不管在什么地方,村民都在支持我。因为每个有污染的化工园区,当地群众都是受害者,首先是气体,对他们的危害是最严重。最终受害的还是老百姓。

  色影无忌:那这次你拍摄的面更加广,不只是乌海一个地区。你觉得接下来会有哪些方面的改变吗?

  卢广:现在已经,有国家的、省的、市的环保局都出动。因为这个月初,我都带了很多记者去。特别是像黄海化工园区,现在去了结果每个工厂的污水处理厂都在运转。而且我们问了当地的工人,都说是3月28号停工,一直会停到这个月10号以后,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工,因为现在查得很紧。所以重污染的,特别严重的,都停下来了。

  色影无忌:可能也跟你获得尤金·史密斯奖有关,这个奖项毕竟影响力是很大的。

  卢广:对,就是这个影响。所以我们去拍的时候,有几个记者被当地政府看到了,就都问,“卢广呢?卢广在哪里?”然后都说不知道,不认识。“不可能,少了一个!”因为我就溜走了嘛……

  卢广:对,他们都找我呢。像常熟化工园区的领导,我在网上就可以看到,就说“卢广早点死……”都在咒我呢(笑)。

  色影无忌:污染问题确实应该改善,你的拍摄能够带来这样一些帮助,同时你认为应该有哪些更好的措施呢?

  卢广:我们真希望越快越好的改善环境污染问题,因为中国现在确实太严重了。但是光嘴上说是没有用的,光罚款也没有用的。环保局去罚款,去阻止,或者群众的举报都没有用的。我认为,一定要从法制角度来做。虽然有环境保护法,但是我们环境保护法比较弱。比如说我们今年判(刑)了一个,盐城污水流进河流,20万受害人没有水喝。那么像这种是判了,但是是突发事件,包括“松花江事件”,也是突发事件给判了。而有意排放污水的,都没有判,有意排放污水的就是罚款。如果这个罚款也要罚,同时增加一些刑事责任,这样才能解决中国的污染问题。因为你想,一个老板,如果我的企业排放不经过处理的污水被人发现,我要坐牢的,自然就对自己的企业管得严了。那如果说你排放最多就是罚钱,罚钱对一个企业无所谓,因为几千万几个亿的利润,五十万的罚款算不了什么。而且环保局不可能连续几个月都罚的,一般一年罚一到两次……所以,这就是中国现在面临的一个问题。

  卢广:在美国纽约。主要是这个奖项今年第30届,有一个纪念,我刚好是第30个获奖者,每年一个,那么他们也回顾了一些老摄影家的作品,有很多摄影家到场。

  卢广:其实也不是说收获,就是给我的一种鼓励吧,这个奖是对我的一个认可。这么多年做下来,总有人对我认可了。然后这个认可对我来说,不是终点,而是一个开始。因为这3万美金的奖金给我,我还要继续把它做下去,还要拍四条河流的问题。这一两年我还会继续做,一直做到中国污染基本上看不到了,那可能我就会不做了。现在还有污染存在,我还会做下去。

  卢广:多数我都听不懂(笑)。对他们来说,还是很震惊。像坐在我旁边一个20多岁的小女孩,她一个人跑到非洲去拍妇女问题的一组照片,她自己也认为这次获得大奖很有希望。但是看了幻灯以后,她就说,你的照片比我的好得多、高得多,更有意义。她确实拍的也很好,这次是获得入围。

  卢广:这些东西其实没有意思,网上都已经说的很明确。他也说了我也回答了,但是他就没给我一个明确的回答。因为他很多道听途说的东西,这里我就跟你说一句话,中国摄影界就是这个毛病。没办法了,我也不想多说这个事情,说了也没有用。因为一个人出来总会有人不断压你(笑)。这也正常。我们非典期间半个月都在一起,我在里面怎么拍,他应该很清楚。但为什么我和他在一起他不写呢?他出去了,别人告诉他的事,他信了,那怎么我们两个在一起的你不写呢?我还给他拍过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