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免签政策 >

卢广 他用影像谴责污染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2-06-19 点击数:

  每年颁发一个大奖和两个助研奖。作为世界上最有声望的摄影奖项之一,该奖关注那些像尤金史密斯一样,立志“以人道主义为主题,反映现实生活”的摄影师。此前,中国只有台湾摄影师、玛格南图片社成员张乾琦获得过该奖。

  卢广走在内蒙古乌海市过度开采的高岭土废墟上,身后飞尘一片,走出了腾云驾雾的感觉。这感觉可不好,呛人。村子被工厂包围,刺鼻的臭味随着空气四处蔓延,目光所到之处都是灰蒙蒙的一片。卢广成了工业污染最严重的北山村村民的代言人。回到北京,他将村民的抗议信和自己拍摄的十几张照片寄到了国家环保总局。

  由此,拍摄过《西部淘金》、《矿工》、《非典》、《中缅交界处的吸毒者》、《艾滋病村》、《青藏铁路》、《沙漠化问题》的卢广,又找到了新的记录方向——环境污染。

  10月14日,尤金史密斯人道主义摄影奖公布结果,卢广成为中国内地获此奖项的第一人。为了这40张照片,卢广从西部走到中部再到东部沿海,从黄河流域到长江两岸,再回到西部,来来回回,用了5年。

  他把镜头伸向了痛苦。山西省临汾市下康村村民长期饮用被工业污水污染的地下水,村里50多人得了癌症和脑血栓。64岁的王宝生2003年发病,一直卧床不起,全身多处溃烂,不能躺下睡觉,只能每天趴在床前过日子。河南省舞钢市洪河边的赵庄村,66岁的赵丙坤2004年患上食道癌,两次开刀,治疗费已达20余万元,病情进入晚期,每天发烧,等待死亡……

  卢广并不认为摆拍的照片就不是新闻。曾经受到质疑的《疫情就是命令》拍摄于2003年“非典”期间,当时在人民日报《新闻战线》做编辑的许林怀疑“这样完美的画面不大可能出现在现实生活的瞬间”。对此,卢广解释:“当时我刚从外面回来,看到4个身穿防护服的医护人员,两辆车停在那里,他们的确是准备出发抢救,我就说‘你们能不能快点过来’,连按三下快门,最终选择了第二张。”照片中4名急救人员姿态各有不同,救护车刚好露出“北京急救”4个字。卢广认为抓拍不一定是真实的,摆拍不一定是假的,最重要的是,内容一定要真实。

  “去艾滋病村以前,我拍摄是为了自己的兴趣,为了赚钱,为了获奖。经过2001年,我变了,”卢广说,“比如有10个人,其中两个需要帮助,而另外8个人虽有心帮,也有力帮,但他们不知道这两个人的存在。我的责任就是让他们知道。”这次拍摄一些地方的污染危情,卢广也是本着立此存照的态度去记录,让人们了解,污染已经不单单是一个村落一个区域一个国家的问题。谁来解决?如何解决?卢广认为,最终还是要靠我们的政府,要靠人类自己。他认为“污染折射出一种时代的道德沦丧——为了眼前利益,损害了后代的利益”。

  现在他最担心的是照片发表以后,这些污染单位将会做得更隐蔽、更精明,而不是努力改进糟糕的现状。